你知道這個畫面是哪艘船的影像嗎?沒錯,它就是著名的沉沒的泰坦尼克號的照片。相信很多人都看過這部電影,104年之前,載著130黑猩猩叫聲0多名乘客和800多名船員的豪華巨輪“泰坦尼克號”與冰山相撞而沉沒,這場海難被認為是20世紀人類十大災難之一。直到1985年,國家地理學會向世界宣布了沉船遺址的發現,由(羅伯特?巴拉德博士)領軍的團隊,在北大西洋超過3公里深的水底找到了它。這項調查完全沒有派人下水,而是由可以遙控操作的深海潛水器阿爾戈號,以及攝影師參與設計的電子相機系統來進行。

地球日即每年的4月22日,是一項世界性的環境保護活動。最早的地球日活動是1970年代于美國校園興起的環保運動,1990年代這項活動從美國走向世界,成為全世界環保主義者的節日和環境保護宣傳日,在這天不同國籍的人們以不同的方式宣傳和實踐環境保護的觀念——維基百科。

7月29日,5AM又摸黑開始走,轉身看一看這座我第一次挑戰的高海拔山,帶著萬分的敬黑猩猩視頻畏。出發前小明弟跟我說,可以把乞力馬扎羅作為實現7+2計劃的第一步,“攀登七大洲最高峰,徒步南北兩極”,我想說,乖乖,要敬畏大自然,切不可過分自信隨意挑戰,一定要經過日積月累的鍛煉,要謙卑菜能一步一步實現目標。Deo說他帶隊來過190次乞力馬扎羅,我都沒走過200次香山。感謝兄弟們五天的幫助和照顧!兩小時后在3720營地烏龍隊勝利會師,海拔降低后胃口也逐漸恢復,兩天前在這個營地曬太陽發呆聊天時Shawn總跟我們說“以前我一直覺得登山是我的最愛,直到我進軍潛水界,才發現潛水樂趣更多啊”。兩天后我問他珍 古德和黑猩猩現在做何感想,他很認真的說“高山,才是我的真愛!”

主頁君的前言:在雙十一那天,Jane Goodall珍古德博士來到香港大學,在陸佑堂做了一場精彩的講演。珍古德博士致力于加強對一切生物的尊重與關懷,鼓勵人們采取行動,讓動物、環境以及彼此的世界更加美好。主頁君和黑猩猩叫聲許多人一樣,當黑猩猩視頻日還深陷川普當選創傷綜合癥,珍博士的到來,讓主頁君如沐春風,徹底療愈。特此分享許久之前珍博士與圣嚴法師的對話,與諸賢友分享,讓我們一起傳播慈悲的力量,薩度薩度薩度!##視頻在文末##

珍曾經說過:“有些事,現在不做,就永遠不會做”,讓我們一起攜手保護這個美麗而又脆弱的家園吧!

1953年9月,今西團隊收到幸島助理的報告:有一只年輕雌猴發明了吃地瓜的新方法。她會先把沾了泥的地瓜拿到小溪里清洗,然后再吃。這個行為在幸島猴群中的傳播與演進,至今六十余年,日本學者有詳盡的全紀錄。這筆紀錄也是理解獼猴泡湯傳統的依據。

因為根據DNA證據,人與黑猩猩源自同一個祖先,800-600萬年前才分別演化。因此,人與黑猩猩可能遺傳了類似的性向。另一方面,大猿中,只有黑猩猩生活在類似人類的社群中-成員包括許多成年雄性與雌性。本書最重要的貢獻,就是揭露了黑猩猩社群的政治運作模式。可是德瓦爾一再提醒我們:阿納姆動物園的黑猩猩可能是一個特例。因為它們的生活方式、生活設施、與社群組成,都與野外“自然狀態”中的黑猩猩不同。

所以,每當我看到自己的三個孫子,便無法不去想,我們對他們和他們未來的環境造成了怎樣的傷害。我的內心非常難過,同時也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驅使我要去改變這些狀況,讓他們的未來變得不一樣。

D4: 清晨云海在3720營地腳下,天氣好到沒朋友。望著山頂的雪,深吸一口清晨的冷空氣,迎著陽光向著藍天出發吧。走入高山荒漠帶,氣喘明顯增強,不宜小跑或蹦跳,但一路黑猩猩叫聲看山前行,心中充滿力量。看到山,照舊是要跳一跳的。Shawn總躺在天地間沐浴赤道陽光,感覺真是好~身后的山峰叫馬文濟。乞力馬扎羅有兩個主峰,最高峰叫kibo,現更名uhuro;第二高峰是馬文濟,兩峰之間是10多公里的馬鞍形山脊,也就是我們現在正在走的路。向導Deo和Faza吃棒棒糖,調侃著Mountain Father。過了這個地方,前方就無水源了,所以porter們需要在此打水背到營地。休息時,cook追上我們,他順勢把大包靠在石頭上稍事休息,這時有一只小老鼠,躲在Elisante身后,站在石頭上,試圖用雙手去薅包外掛著的吐司,特別逗,非常可愛。很像伴隨80后長大的Tom an黑猩猩視頻d Jerry里的小老鼠,人與動物,在非洲這片神奇的大地上,是和諧共存的。

珍通過與猩猩的相處進行觀察,發現了黑猩猩的不少習性與人類有相通之處。比如,她發現黑猩猩每天要用珍古德的野生黑猩猩兩三個小時互相梳理皮毛聯絡感情,這是它們必不可少的社交活動,而尋找食物則只花一個小時;它們從整理皮毛得到的溫情與快意似乎超過了吃東西的愉快;它們久別重逢的場面酷似人類,不乏摟抱、握手的親熱之舉,可見黑猩猩的感情世界非常豐富。

我珍古德的野生黑猩猩迷糊中聽到一毛三突然在哭,很傷心,哭聲里是不甘是不舍,半路放棄的滋味不好受,Deo也在默默流淚,為他沒有帶領我們登頂而傷心。但我身體已經亮紅燈,前行和駐足都已不行,唯有下撤。下山路也好漫長,我持續迷糊中,后半段幾乎是Deo和一毛三左右架著我切沙快速下降,營地的燈光看著那么遠,我感覺都堅持不到那微弱的小燈點了,倆人不斷喊我名字,讓我保持清醒。我覺得自己是在生死之間走了一遭,大約4點半,終于回到黑猩猩叫聲kibo營地,腦袋接觸床鋪后覺得全世界都安靜了,能躺著真好,然后又把胃里的肌酐和丹參全吐了,所以病急切不可亂吃藥,吐完這次胃里徹底消停了,沉沉睡去。

珍:如果轉變是不可能的,地球就真的會毀滅了!所以我非常積極地到世界各地呼籲,從幼稚園到大專,再到社會大眾,一起用行動來改變他們的生命,以及周遭的環境。因為不僅人有彈性,大自然也非常有彈性和韌性,只要你給它機會,它就能夠快速地恢復生機。

師:珍古德博士,您曾在文章裡說到:「人類是非常有彈性的,人類是非常有希望的,人類的未來一定是非常有前途的。」事實上這想法和我的一致,我也相信人類一定有未來,在必要的時候,會發揮他的彈性。

最后,我想討論本書的一個細節-雄性暴力的自我約束。關于這一點,動物行為學家勞倫茲(Konrad Lorenz, 1903-1989)1963年出版的《論暴力》是最好的參考點。

至今,珍古德協會的使命乃致力於提昇個體的能力,使之更具黑猩猩叫聲有感受力與同情心,以進一步地改善我們的環境。

黑猩猩視頻這是一幅人像作品,他是美國海軍軍官羅伯特·埃德溫·皮里,同時也是首個登上北極的科學家。他的首次北極之行是在1886年,距離現在已經整整1珍 古德和黑猩猩30年了。皮里軍官在北極生活了4年,跟許多愛斯基摩人交朋友,在這里給大家普及一下愛斯基摩人的小常識,“愛斯基摩”指“吃生肉的人”,最早由印第安人叫起來,但是愛斯基摩人并不喜歡這個名字,而將自己稱為“因紐特”人,在愛斯基摩語中是“真正的人”的意思。好了,說回皮里將軍,他在北極學會了很多的生存技能。后來,還說服了理事會出資1000美金,由他帶隊遠征北極。在多年的探險過程中,皮里嘗試過徒步、登船、狗拉雪橇等方式,在無數次失敗后,終于在1909年4月6日到達北極。我們現在只能從百度上了解他的輝煌歷史,卻不知道這位征服北極的軍官因為探險,有多只腳趾都被凍傷切除,但當他從當時的美國總統老羅斯福手中接下象征榮譽的“哈伯德獎章”時,依然風度翩翩。

珍古德博士將她畢生所見所學的一切出版成書,或拍攝成影片,其中小編私心推薦的就是”珍古德的野生黑猩猩”(Jane Goodall's Wild Chimpanzees?),該影片紀錄了珍古德博士將近40年深入研究,觀察非洲野生黑猩猩的特性,在過程中,她學到了他們復雜的社會,他們的智慧和他們的共同性質與人性。這部電影也探討了珍古德博士的生活和工作,她的學習和成長。除了她的研究之外,也紀錄了她為保護受威脅的動物種群而發起的行動。

珍:我的人生應該也是由內開始的。我青少年的時候,第二次世界大戰剛剛結束,當時看到很多大屠殺的照片,讓我非常震撼!因此讀了很多哲學書籍,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去探索有關善與惡的問題,珍古德的野生黑猩猩思考世界上到底有沒有一種正義的力量。

根與芽環境教育項目至今已經邁入第26個年頭,回想26年前,珍與她的12位高中學生在坦桑尼亞的首都三蘭港成立第一個根與芽小組,當時成立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發現在生活環境上黑猩猩視頻急需要改變,26年后,現在全世界有超過130個國家都有根與芽小組的分布。在中國,根與芽環境教育項目有三個辦事處--北京、上海與成都。小編記得2007年珍古德博士在一場TED的演說中,提到現在世界氣候如何的變化,曾經熟悉的氣候制序已經完全混亂,氣候變的特別極端,干旱、洪水、熱浪、暴雨及大雪等等…這些改變雖然已經是發生中,但她對未來仍抱有希望。在她的演說前,她遇見舉辦這一場演說的年輕女孩,這位年輕女孩非常興奮的拿著她的證書,她是根與芽在坦桑尼亞的Dar Es Salaam的領導者之一,因為根與芽的計劃,幫助她做到她想做的事,當珍看到這樣的例子,當她看到年輕人珍 古德和黑猩猩從這個計劃得到能力,得到機會去行動,他們讓這個世界變的更好,他們就是地球明日的希望。小編聽到這里的時候內心之激動有如萬馬奔驣,是的,我們一個人的力量或許看起來很小,但就是這一點一點的付出創造出明日的希望,唯有真實的付出行動,一起加入保護植物、樹木與森林的活動,才對抗氣候暖化最好的方法。

相信大部分熟悉《國家地理》雜志的讀者都記得這幅作品,我們稱她為“阿富汗少女”,這也是雜志最出名的封面之一。美國著名攝影家(史蒂夫·麥凱瑞),一位人道主義戰士,1978年開始自由攝影生涯,在戰爭爆發前的阿富汗,憑著過人的勇氣拍攝了許多珍貴照片。這是他僅僅花了5分鐘拍攝的,卻無意間成為了非常珍貴的一張作品。為什么少女的眼中充滿恐懼?原來拍攝這張照片前幾天,她家的房子被戰機轟炸了,父母被炸死了,祖母帶著她和哥哥趁天黑把父母埋葬了之后,開始在冰天雪地中翻山越嶺,冒著被轟炸的危險投奔難民營。17年后,有心的攝影師重回阿富汗尋找照片里的女孩,終于被他找到。麥凱瑞說,當我找到她時,她也認出了我,因為她一生中只照過那一次相。少女如今已是三個孩子的媽媽,但她的日子依然不太好過,孩子沒有辦法上學,生活也饑寒交迫。這張照片促使《國家地理》雜志成立了“阿富汗女童基金”,幫珍古德的野生黑猩猩助失業的女童,還以這位少女的名義在她居住的村莊建立了一所小學。如今,這幅作品已經成為世界受苦難的社會底層婦女及兒童的標志。

野外的黑猩猩社群與獼猴正相反。雄性黑猩猩一直待在出生社群里,雌性接近成年后就必須出走,加入鄰近的其他社群。因此黑猩猩社群中,雄性彼此不是親人就是老友;成年雌性都是外來者。這么一來,雄性更容易支配雌性。阿納姆動物園的黑猩猩,一開始由大媽當家,這在野外幾乎是不可能出現的事。這個事實提醒我們的問題是:何謂“本性”?

迷糊中聽到旁邊幾個男生在那說如何連上網,于是厚臉皮問人家要了一個,分享給大家拿走不謝。

我想「根與芽」能夠遍布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都在進行,是因為我們的年輕人都很期待與當地不同組織共同攜手來改變這個世界,因為大家的目標是一致的。如同我在北美的原住民朋友告訴我的:草,如果只有一根,很容易就折斷了,但如果是用三根草編織起來,就不容易折斷了。

主持人認為我是從內在出發,我想是對的,因為從禪修的立場,人必須先觀察自己的心、自己的頭腦、自己的性格,以及自己的一切價值,之後再延伸到外在。也就是說,把自己的內在價值延伸到外在價值;自己看到內在價值是什麼,看外在一切價值時,應該是完全相同。如果不相同,表示內在價值有問題。

現代靈長類行為學的第一座里程碑,是日本人豎立的。話說一九四八年底,昆蟲學出身的京都大學教師今西錦司(1902-1992)帶著兩名學生,到九州島東南宮崎縣的太平洋岸附近調查野馬。因為今西在日本侵華期間到內蒙古調查過游牧民族與野馬。一天黃昏,他們無意中注意到附近一個小島上的日本獼猴。那個島是幸島,環島四公里,距海岸只有幾百米。結果幸島成了日本靈長類行為學的發源地:從此島上每一只猴子的生活史與生命史都成了科學資料。

有了珍古德的野生黑猩猩WiFi時間就好消磨了,米花也臨時購買了成都至曼谷,曼谷經內羅畢到乞力馬扎羅的機票,雖多花一筆錢但至少能按時到達。躺了四個小時候決定去找登機口,發現隊伍已經烏泱烏泱,排隊中途體驗到混亂的安檢場面和瞎指揮的工作人員瞬感T3簡直如美帝國主義般有序,落地窗外是破落的首都街景,埃國不太富裕。

1963年,《國家地理》學會為紀念成立75周年,派出了美國圣母峰探險隊前往世界之巔,在前往南鞍營地途中,穿越險峻的尼泊爾洛子峰。洛子峰是世界第四高峰,在藏語中意為“青色美貌的仙女”,它的特點是山勢雄偉險峻,地形錯綜復雜,有數不珍古德的野生黑猩猩盡的巨大冰裂縫。這支探險隊有19名登山家和32位雪巴向導,看起來就像是一支迷你軍隊。在27噸重的補給品種,除了冷凍干燥口糧、氧氣筒、啤酒以及一盒盒香煙,還有七部攝影機與8.5公里長的底片,8.5公里差不多相當于從環球金融中心到中山公園的距離,當時探險隊員們帶著這么長的底片艱難步行在雪地中,可以想象難度之大。因為探險隊隊長諾曼?狄倫佛斯不僅是登山能手,也是才華橫溢的攝影師。從照片上我們可以看到隊員們長長的腳印留在了雪地里,望不到的盡頭的雪山和終點是他們的探險之路,也是《國家地理》雜志核心的精神追求。

師:要啟發孩子們的慈悲心、愛心,僅僅靠嘴巴要求是做不到的,應該反過來,時時思考我們自己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會對這個世界、對孩子們的未來產生什麼影響,以身作則讓他們學習。

首先請教兩位的是,在您們的生命中,慈悲的種子是何時開始扎根、發芽的?是某一段時間或是某一件事情決定了您們生命的方向嗎?

隨著海拔上升,食欲穩步下降。很多人說孤獨行走時,可以思考人生blabla,我卻愿放空大腦,傻傻前行。午飯后,離營地已不遠,前行遭遇大風,幾分鐘后就把我腦袋吹得生疼,不知道是大風作祟還是高海拔原因,自此刻起高反已經悄悄來襲。終于走到4720m的kibo營地,四處已無植被,唯有飛沙走石相伴。氣溫很低,屋外曬太陽冷,屋里坐著也是冷,只能躺睡袋里我把所有能穿的衣服全套上。Deo跟著晚飯一起來,大伙胃口都不行,而且超大的珍 古德和黑猩猩燉土豆塊吃著也好噎。米花自制cowbell奶粉配感冒清熱顆粒也是津津有味。米花出發前買了網上號稱全球最好吃十種口味的泡面十包,自進山以來都是走路少吃得多,泡面都還沒機會閃亮登場,于是當場泡了一包辛辣口味的。

我永遠忘不了看到的第一隻黑猩猩,牠是實驗動物中的一分子,被關在一個五尺乘五尺的小籠子裡。我一看到牠,內心的震撼無法形容,牠待在那裡已經三十年了。我也曾在非洲的市集上看到黑猩猩孤兒,牠們的母親已經被射殺,正在路邊孤立無援地等著被販賣;還有在坦尚尼亞,蒲隆地難民孤兒的眼神,是那麼無助。這種種情形,都讓我非常地震撼!

小時候,我就很喜歡和昆蟲、小動物玩在一起,但是和一般人喜歡青蛙、蟋蟀不同,我喜歡的是蛇。我的父母看到我和蛇玩,覺得很奇怪,因為蛇很可怕。但是我卻覺得牠們很親切,經常和我在一起。

女孩在法國著名建筑盧浮宮前跳起來,腳跟相碰的復雜構圖,被攝影師捕捉到了,這張照片拍攝于法國兩百年國慶舉國歡慶的時候。攝影師詹姆斯·斯坦菲爾德是當今世界最具聲望的新聞攝影大師之一,他專以記錄狀況的歷史為題,鏡頭關注歷史與文明。1999年,美國國家攝影師協會授予他終身成就獎。跳躍的女孩、盧浮宮的背景、金色的陽光,都讓這幅畫面充滿生機和美好。有時攝影就是靜待一個瞬間,按下快門,但是等待這個瞬間的發生可能只要10分鐘,也可能要整整一天,所以也有很多攝影師說,能拍到好作品也需要一點運氣。

因此,我在修行的過程之中,首先是看自己,看自己對這個世界的評斷是好或壞、是多或少、是善或惡,而它所憑藉的是什麼?是憑個人的想像呢?還是客觀的事實?

比如有人認為,到現在為止,兩千五百年過去了,世界上只有一個人成佛,成為強盜土匪的反而比較多,因此失望,覺得未來要成佛大概不可能了。朝這種方向思考,我們是沒有未來的,但是從宗教師或者教育家的角度來看,要轉不可能為可能,這是有希望的。

大約一歲半的時候,有一天我在花園裡玩,挖了一堆蚯蚓,並把牠們帶回房間,放在床上。我母親看到珍 古德和黑猩猩之後,非但沒有生氣地責備我,反而告訴我:「如果你繼續把蚯蚓留在床上,要不了多久,牠們就會死亡。」然後她就陪著我一起把牠們放回花園裡。

主:我們進一步想了解的是,這種與生俱來的慈悲心,最後是如何轉換成一種力量,可以讓自己為改善地球,而不斷地付出?

主持人(以下稱主):這場對談我們籌備了兩年,今天能夠請到兩位大師同臺交流,實在是非常難得的機會。

我們相信有明天、相信有未來,相信有無限的未來、大好的未來,如果每一個人都朝這個方向思考、朝這個方向做,並且也教育孩子們朝這個方向去努力,這樣我們才有明天,我們這個世界才可以迴轉,否則,不要說明天,今天我們就沒有飯吃了。

6月海坨、大五臺找了找自信;大使館辦理簽證;通過匹麥預定了坦國kibo公司的登山服務,預支四人40%登山費,1800多刀,又感覺被搶了一般。。。

码报网站资料